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玉石店老板娘
玉石店老板娘
我是这个城里的玉石店老板娘,玉石店是某个大商联在这个城里的分铺,我爹便是这个玉石店主管事,自从他去世后,店铺交到了他唯一的女儿——我的手里,入赘进来的女婿也就这店铺里做些事。

  虽然在这城里,我称不上第一大美人,好歹也算是第二的,艳丽的脸蛋,妖娆的身材,丰满的双乳,纤细的腰肢,翘挺的娇臀。来店里的男人,没一个不是盯着我看,想来自我14岁入店帮忙起,店里的生意便爆涨不是没有原因的,当我接受店铺后,生意更是好得出奇。

  生意好,自然会受到商联的褒奖和赏赐,商联各地的其他玉石店铺皆派人来这里学习经验,供应玉石的上游商人也比以往多了很多供我选择,更别提其他的产玉商人来这里私下提供玉源。

  看起来,似乎我拥有了一切,无论是财富声望,连识玉的本事我也不差,可郁闷的是,这些光鲜的表面下,是难以出口的悲哀,悲哀就是当初入赘的女婿。

  那个无能的女婿,除了在新婚之夜破了我的处女膜后,基本每次的房事都是两两相觑,干脆到最后他自己就直接说了,新婚的时候他是吃了药的,可后来无论吃什么药也无法再能起来,不知道是被假药害了,还是借助药性他好歹雄风了那么一次,总而言之,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过的都是崇高的精神上也不交流的相敬如冰的生活。

  接手店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逼他写了放妻书,为了保证他面子,内容可以掩盖掉真相,并且直接给了他一笔钱,麻烦他远走高飞,离这个城市有多远走多远,想当初他是以孤儿的身份入赘进来,如今让他走人,也省了不少麻烦。

  接下来的问题,也不算小。

  先不说我家的血脉要断在我手里了,还有的是,我是个成熟的女人,我也有对于男人的渴望。唉……自身的欲望可以自己解决,可我还是满渴望去体验有个男人会是什么滋味,并且我想要个孩子将这店铺继承下去。

  难道这辈子我就得当个有钱的独身女人一直这么下去?

  苦恼的托腮坐在凉亭里,眼前的帐本完全入不了眼。

  城里某家大户人家的少夫人也是不孕的,听说最近奇迹的怀上,不晓得是什么办法。他家主人尽管在我店铺里为那少夫人出手阔绰,但从他看着我没有欲望的眼神,一瞧就是不碰女人的那种男人,突然有了身孕一定有鬼,不晓得有什么办法能知道内幕啊。

  会被那家主人选为当替身的男人,估计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恩恩,男人啊,不知道和男人做那种事时,会不会有自己摸自己的感觉好,撇开厌恶得快忘却的新婚之夜不谈,市面上的小说里,可是把性事写得还是不错的,尽管写书的估计都是男人,我还是满喜欢看的。

  看的时候,会让我有想要的欲望,这往往是睡不着的夜里最简单的催眠事情之一,一旦欲望被催动和引发过后,总是一觉好眠。

  托着下颌歪了歪头,瞧着亭子边湖面上的自己,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和鲜红的丰润双唇,皮肤又嫩又白,身材爆好,胸大腰细臀圆,这么个极品女人,怎么这么倒霉的没有男人的爱?

  恩恩,又不愿意委屈自己随便嫁个老头子或是去当谁家的小妾,难道我要去哪里领养个孩子?

  胡思乱想中,小丫鬟从外面进来,满脸的红,「老板娘,有位公子自称是商联的商人,这是他的信笺。」恭敬的双手递上封信,便规矩的退出凉亭。

  好奇的瞅一眼她的小红脸,估计是个长相还不错的男人吧,小小年纪就动了春心。唉,年轻真好啊,可以随便就喜欢上这个喜欢上哪个,我这把老骨头只能可怜巴巴的内心肖想着想象中的好男人,本城的男人们,无论如何哪个也看不上眼。

  接过随身丫鬟送上的信,对于信封上好看的字体不做评价,直接拆开来看,是商联总部派来这里学习的,商联要新开一家分店,便派人来学习着店铺的经营、格局和价位什么的。

  懒洋洋的将手搭在丫鬟手臂上起了身,婀娜的迈开了步子,唉,上头派来的人,要是可以随意打发丢到客院去歇息该有多好?

  绕过花园,从店铺后院进入前面的大堂,一如以往,客人数十,皆在宽敞的大堂里四处挑选着玉石,朝着女客们点头微笑示意,对于投来的男人的眼光则回以更妩媚的笑容。

  看吧看吧,又不会少块肉,多看几眼可以促成一份生意,绝不是坏事。

  同一城里的客人,大部分是熟客。大门左边柜台依靠着低头看玉的男人则陌生得让我眼睛一亮,好英俊的男人啊,侧面若刀刻一般,身材高大魁梧,不同于我见过的人是他还多了股掠夺的气息,像个土匪,狂妄又霸道。

  这样的男人,会是个坐店的生意人?我不太相信,那感觉倒合适出入西域找货物的冒险商人或者是放高利贷的。

  无论如何,既然是上头来的人,我就得好脸相迎。

  款款上前,娇媚一笑,「玉商公子。」文书上可是这么称呼他的。

  他闻声偏头看我,浓眉一扬,弯出个放肆的笑容,漆黑的眼毫无掩饰的将我从头打量到脚,最后视线在我高耸的胸部凝视了许久,看够了,才站直了身躯,语调懒洋洋的,「久闻大名,老板娘。」低沉的声音让我的后背泛出一阵酥麻,随着他的站直,缓缓抬高下颌,他居然比高佻的我还要高上一个头,要知道在这城里,很多男人比我还矮呢。

  这男人身材真是棒,虎背熊腰的,肩膀厚实强壮,看那双大手,颜色古铜带着厚茧,一看就不是个吃软饭的。笑弯了眼,被这样的男人全神注意着,感觉可比那些糟男人们好多了,「您这边请。」瞧见店铺里的女人都在偷看着他,不由得笑得更加快乐了。

  进入店铺后屋,待丫鬟上了茶,将她们都挥退了,我才笑着道:「一路前来,玉商公子辛苦了,现在是想先歇息,明日开始工作,还是现在就随我去四处转转?

  」

  屋内只有我们2个,他的眼神更加肆无忌惮,大大方方的以着赞赏的目光看过我全身,再以着明显带有别样味道的眼神在我的脖子以下的躯体部分徘徊,回答倒是与表现截然不同,「我只有3日的时间,便立刻要启程去布置新店,老板娘觉得怎么安排都好。」火辣辣的视线,头一次在被看的时候有愉悦,难道是因为他土匪般的气势?

  原来我一直对本城的男人看不上眼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奇怪的男人?转动眼儿,有趣的笑着,面对着他,非常随意的斜坐着,将可以迷倒任何喜欢女人的男人的娇躯更加大方的让他看去,「书信上提及的玉商公子要看的东西其实半日内就可解决,叶公子来怕是还有别的目的吧?」啊,好喜欢他的注视,让我骄傲又自信,只有美丽夺目的女人才会赢得如此的目光吧。弯出食指,将一缕发饶在细指上,转啊转的,同时笑眯眯的看他的宽胸窄腰和长腿。不知道,如果可以和他……会是什么感觉。

  浓密的眉毛似乎看穿了我的念头,邪气的一挑,「自然是想与传说中的老板娘多多相处,商联上下对老板娘赞不绝口,无论是老板娘的生意还是老板娘的人。

  」他缓慢的起身,走到我身前,直到我几乎是仰着看他了,他才缓慢的弯下腰来,凑在我的耳珠边,低沉道:「商联说,老板娘可远观不可亵玩。老板娘的眼神到底是在诱惑我呢,还是在试探我?」这么直接?哈哈笑起来,清脆的笑充满的有趣,侧头瞧着他眼里的光芒,眯起媚眼,吐气如兰,诱惑的就距离他的唇不到一指的距离,悄声道:「今夜,子时。」黑眼一眯,他没有吻我,大手却迅速的握住我的乳房,狠狠的一捏,接着他大步离开,性感的唇边带着男性的自大和满意。

  一手托腮,一手轻轻抚摸着被捏痛的胸乳,我的笑妩媚绝伦。

  居然被我钓上了个还算称眼的男人,玩玩就可以把他甩开,何乐而不为?

  子时,夜深人静。

  独自来到客院,才走到门口,门板就忽然打开,我被强而有力的拽入门内,随着门扇的砰然关紧,我也被用力压向门上,男性的唇覆盖下来,饥渴又贪婪。

  品尝着双唇的吸吮摩擦,感觉不坏,也就张开了唇,让他的舌探进来,同时学习着他,摩擦蠕动,直到他的吻移向我敏感的脖子,才轻喘着低笑,「叶公子,我的背估计有木棱的印子了。」他强健的身体紧紧抵押着我,感觉好刺激,不过这个样子是有点难受。

  他一把把我抱起来,在我惊讶的抱住他的脖子时,他直接将脸挤到我双乳间磨蹭,低沉的嗓音已经有点嘎哑的充满欲望,「老板娘,你可爱得让我想狠狠的玩你。」天哪,这么直接的言语,天哪,我竟然觉得更加刺激,双腿之间的秘密不由自主的抽紧一下,比起自己的玩弄,速度快得让我惊讶的已经感觉到了湿润,咯咯笑起来,「这客院晚上可是没有下人服侍的,你要怎么玩我都可以。」哇,好期待哦,不知道是不是比自己抚摸的感觉更加的舒服。

  「哦?这么配合?」他大步将我抱到大床上,弯身,以着不可思议的温柔把我放在床上,大手一扯,毫不客气的扔掉我简单的外衣,对于我赤裸裸的完美身体,他眯上眼抽了口气,「比我想象中要美多了。」双手大张包住我的双乳,用力的揉搓起来。

  闭上眼,仰起头,「恩恩……」我很少研究自己的乳房,完全不知道,被摸起来竟然是这么的刺激,他的力气很大,几乎要捏坏似的疼反而更愉悦。

  他甩掉了他身上的所有衣物,边蹂躏着我的乳房,边低下头,张嘴便吸上去。

  尖锐的痛觉让我有点不高兴的推他,他立刻松掉力度,轮流的舔咬两粒乳头。

  「硬起来了,老板娘,弓起腰来,让我好好的吸你的奶子。」他说出的话和市面上的低俗小说上写的简直就是不相上下的下流,虽然听起来有点刺耳,不过真的很兴奋,听得我只想更加的将自己送到他嘴里,任他玩弄,这男人只能玩3日,是不是太可惜了点?

  「噢……」几乎是叹气的呻吟着,我双手往后撑着身体,双腿已经被他雄健的身躯挤得大张,敏感的缝隙无法抵抗的感觉着那根滚烫的东西正在来回的碾压。

  难以描述的爽快,比书上描写的要刺激多了。

  「好细的腰。」他双手握住我的腰往上一提,几乎吓我一跳的将我的下身紧紧压到他勃发的硬棒上,「显得你的奶子更大了,老板娘。」双手顺势勾住他的脖子,我笑得有点难看,「下次换姿势提醒一下,我这把老骨头玩不起太夸张的花样。」他挑眉看我,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恶意的将腰一顶,「哦?」空虚的缝隙被抵得凹陷,倒抽口气,「恩恩……」忍不住将额头抵上他的肩膀,呻吟着咬住他的肩膀,好刺激的滋味,被压迫着却还想要更多的渴求。

  「叫得好淫荡,我喜欢。」他将我放倒在床上,开始吻我全身,他的吻很粗鲁,连吸加舔带咬的。

  有点担心身上的肌肤会起印子,不过他的动作越蛮横我就感觉越兴奋啊,张大双腿,摇摆娇臀,「恩恩,还要……玉商公子……」当他的手摸到我的私处,中指勾起来,猛的顶进去时,立刻弓腰叫起来,「啊啊……那里啊……」原来有东西进去是这样的感觉,好兴奋,太舒服了,抽抽插插的,害我腰都快拱断了。

  「好湿,老板娘,你这小穴满紧的,你以前的男人一定很小。」他邪恶的低笑,手指一下子弯曲一下伸直,要么抽动,要么左右转圈。

  「啊啊啊……不行……那里……啊啊……」我拼命的收缩被玩的小穴,那快慰被他撩起的太过迅速,当他挤进第2根手指时,我觉得我要崩溃了,「不行了……玉商公子……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神经绷紧到了极端,猛的爆炸!

  我尖叫着顶起俏臀,僵硬一了下后,抽搐起来。

  他的手指深深的压在那穴儿的最里面,没有动弹,而是享受着我无助的挤压。

  「手指就高潮了,好敏感,老板娘。」

  喘息着,我微微掀开眼看他,舔了舔上唇,笑得妖娆,「你就只会用手指吗?

  」眼儿往他腰下一瞧,紫红的男茎粗硕巨大,上面的血管贲张,看起来好厉害。

  「不说要狠狠玩我吗?来啊。」故意这么说着,还学着他挑起眉毛,笑得挑衅又坏坏的。

  他没说话,只是将我摆正了,双腿再分开些。

  其实有些害怕,回避的紧闭上眼,感觉那粗大的硬物用力分开我的小穴嫩肉,深深的凿入,不留任何缝隙,塞得满满的,「啊啊啊啊啊……」好疼好涨,小肚子都要鼓起来的可怕,目测怎么和感觉差这么远?

  还好刚刚的高潮让现在的媾和的刺激没那么尖锐,些微的疼痛在强烈的快慰下几乎可以忽视,未体验过的饱涨让我差点无法呼吸,在他野蛮的抽插了几下后,才缓过劲来,他插得真的好狠,连最深处的软肉都被他强硬的挤开了。

  「爽吗?你这个淫荡的老板娘。」他咬着牙,双手有力的抬起我的双腿,连接二三的撞击着我,「好小的穴,干得好爽!老板娘,要不要我这么干你?」双手胡乱的抚摸着他坚硬的胸膛,我甩头呻吟,「要……恩恩……好深啊……好大……恩恩……要裂开了……」强烈的摩擦,瘙痒又快慰,男人固有的蛮横震撼到身体的最深处,破坏性的反复凿弄着至嫩的内蕊,太刺激了,头皮都要麻掉去了。

  他放声咆哮,「噢……欠干的老板娘,我干死你!」过于凶猛的撞击带来液体的飞溅和持续的肉体碰撞声,我不曾听过,应该觉得尴尬,又觉得好舒服,舒服得无论他做什么,我都愿意配合。

  像是被火烧起来,全身都在发痒都在发烫,被他肆虐的那个地方奇异的又在向全身扩散着安抚的毒药,无法思考的只求要得更多,「恩恩恩恩恩……用力……再用力点干我吧……啊啊啊……」他猛的将我双腿大敞着抱起来,让我的臀都悬空了的往下冲撞,「老板娘,再淫荡点……你这么个美人说这种下流话,让我好兴奋。」说罢,他忽然抽了出去,「转过去,跪着。」哦?传说中的后背式?尽管四肢酸软仍是好奇的爬起来,反过身跪在床上。

  「屁股翘起来。」他几乎是在我刚挺起臀的时候,就抓住我的臀插了进来。

  「恩恩……」我低下头去,那种被凿穿的可怕感觉席卷全身,看不到他,只能紧紧捉住被褥,新的刺激弄得我快要瘫软了。

  他双手掐着我的腰上,用力往下按,「像不像小母狗?老板娘?说,你是小母狗!」「恩恩……不要……」想要收紧那花儿,却只换来将粗硬给咬得更紧,太强烈的摩擦了,他戳刺得又狠又用力。

  「那你不要了?恩?」他忽然减缓下速度,慢慢的抽出,「真的不要?」话音刚落,凶狠的一个深戳。

  「啊!」尖叫,太刺激了,缓慢的摩擦使得那个粗暴的动作更加刺激。

  「你不是小母狗么?」说着,他慢吞吞的退出去,在我刚松了口气的时候,又是猛然的深捣。

  「受不了了,我是、我是小母狗。」哀叫连连,即使很刺激,可他这个样子,老是让我一口气顶在喉咙眼里,实在怕得被弄死去,还不如让他尽兴,我也尽兴,合家欢乐天下大吉。

  「太爽了!」他放声咆哮,不再玩闹,放肆的用他那粗大的阳物把我塞得满满的,快速来回的抽动,撞击得我快要窒息的全身抽搐的哭叫起来,他才全身绷紧的将那根巨大全部挤到我身体最里面,紧贴着我抖动了几下,压倒在我身上剧烈喘息。

  结束了?大脑一片空白,心跳很快,身体又麻又舒畅,小穴烫烫的,在他抽出去后还感觉得到被撑大,并拢双腿不断收缩着,我蜷缩起来闭眼品味着几乎是惊天动地的性事,唇边弯起抹笑,好吧,可以确定,我还是满喜欢的。

  「怎么?」翻身侧躺的他抬手抚摸着我饱满的双乳,「笑得这么妖媚,老板娘应该是满意我的表现吧。」「不错。」大方给予赞美,感到稍微恢复体力了,撑起身,丝毫不介意他贪婪的眼光在我若玉般美丽的躯体上移动,捞过衣服。

  他英俊的面孔顿时出现了愕然,我猜这个表情应该很少出现才对,因为立刻被调笑替换掉:「怎么,我以为你很喜欢。」「我是很喜欢啊。」双腿好软,还在发抖,低头看一眼,恩恩,可能是经验不足的缘故吧,等我成为老手了,估计一夜奋战也可以精神万丈。现在全身都湿粘粘的,又疲倦,只想快点去洗个澡,再滚入我那张柔软的大床上睡觉。

  「那你为什么要走?」他的语调中带有一抹不可思议。

  眨巴眨巴眼,系上腰带,将他健壮的身躯仔细看过一次,四肢修长结实,肩膀很宽胸膛很厚,刚才在我身体里肆虐的东西即使柔软了看起来也很巨大,原来淫书里那种白描的人体图可以失真到如此可怕的程度,完全就不一样嘛。

  「老板娘?」没见我回答,他撑起上半身捉住我的手。

  回想起他的问题,我一笑,「啊,不好意思,我认床。」恐怕他完全没意识到他冷峻的脸上又出现错愕了,笑吟吟的抽出手敛了个福,「辛苦玉商公子了,早些歇息吧。」走人也。

  【完】